栏目导航

977004.com

 

“通”中之重:“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
发表时间:2019-03-01
2017-06-28         

中亚各国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现状

“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国际实际,为中亚国家实现区域一体化供应了一种非调换性计划,且赋予中亚一体化过程持续推进的内生能源。 借此机遇,中亚国家可进一步清楚区位优势与发展方向,中亚地区也有望与国际社会进一步融合。从前五年间,中亚各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同时也面临一些必须应答的挑战。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清楚中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位置与作用,在此基础上对中亚国家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整体状况进行反思和评估,并就未来如何在该地区协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推进中亚国家介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政策提议

中国与中亚国家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围绕有效实现发展战略对接这一主线开展,并以“五通”作为重点合作领域和优先建设方向。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旨在推进与相干区域合作机制如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等的合作与对接。从区域合作的整体成果来看,从前五年间中国与中亚国家进一步拓展并造成了利益融会与合作共赢的新格式,国际合作涵盖多范畴和多档次,整体上呈现从以点带面、从线到面逐渐走向区域大合作的积极发展态势,在“五通”建设方面取得显明成效。

再次,中亚国家面临的非传统安全局势令人发愁,这是在该地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不可躲避的问题。2016年8月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遭遇恐袭;2018年10月塔吉克斯坦北部索格特州首府苦盏市产生监狱暴动。这两起恶性事件不仅引起广泛关注,而且均与“伊斯兰国”外籍士兵的流窜和回流有关。可见,打击恐怖主义、破裂主义和极其主义“三股势力”,仍是中亚国家与中国在安全领域须承担的重要使命。“三股势力”的胆怯袭击运动有可能对中亚国家安全氛围造成负面影响,进而引发中亚国家或中方企业、人员对在中亚地区发展合作的安全担忧。

第四,在资金融通方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丝路基金有限任务公司(下称“丝路基金”)、中国―欧亚经济合作基金等金融平台,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供给了相对充裕的资金支持,使中国与中亚五国金融合作显现较快发展势头。值得一提的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是亚投行首创成员国。2015年12月14日,“丝路基金”与哈萨克斯坦出口投资署(后改选为哈萨克斯坦投资公司)签订协议并出资20亿美元,设破中哈产能合作专项基金,重点支持中哈产能合作及相关领域的项目投资。此外,“丝路基金”与乌兹别克斯坦有关企业、金融机构签署了一揽子合作协定,旨在进一步深入中乌在能源、游览等方面的合作。除利用上述融资机构外,中国还积极摸索与欧洲振兴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开展深入合作的可能,以为中亚“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更加富余和可持续的资金供给。

首先,中亚国家内部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仍有疑虑。只管中亚各国在国家层面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十分支持也积极参与,但该地区个别国家些许内部人士仍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持有疑虑。基于这些疑虑,“中国威胁论”“资源掠夺论”和“人口要挟论”等谬论依然在一些处所领有市场,甚至在某些国家有所扩大。

第四,在经贸合作方面,一是厘清中亚国家间及中亚国家与中国在经贸合作中双边与多边的关系,因为该地区双边经贸合作远多于多边经贸合作,故需要构建更加紧密、有效的多边贸易体系与机制。二是加强新疆、甘肃等西北省份的经济活力,通过调剂产业结构、提高生产技能、优化投资环境和进步社会服务意识等,施展这些内陆省份与中亚毗邻的地缘上风,加强西北地区经济辐射才干。三是实现中亚“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贸易畅通,还需进一步增强中亚与西亚之间的经贸联系,优先发展交通运输路线,寻找更多的贸易互补性。

最后,中亚国家间复杂的关系使其结合开展“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项目面临艰难。在领土划分、水资源调配、打击“三股权势”的方法、历史叙事的书写等问题上的纠纷,使中亚国家间有所失和,有时甚至唇枪舌剑。因此,中亚地区协作也经历了从高度一体化到“逆一体化”的进程,这使域本国家推动中亚国家的协同合作面临诸多困扰。中亚国家间关联正逐步回暖,但仍需有一个过程,短时间内还难以做到亲密无间。因为中亚各国关系庞杂,利益权衡明显不同,会使项目推进存在问题。“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良多跨国合作项目,需在中亚国家改进关系和互信的前提下才华发展并取得效果。

(作者系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兰州大学中亚研讨所教养)

只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初奏效果,但也面临诸多挑战,包括中亚国家一些势力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疑虑、世界主要大国和国际组织提出了各自不同的地区合作战略、中亚各国面临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情势有所恶化、中亚国家间关系起伏不定等。

第五,在民心相通方面,中国与中亚国家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促进了各国民众之间的懂得与交流。中国举办了“中亚人文交流与合作国际论坛”“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丝绸之路国际旅游合作联盟”等,建破了上海配合组织大学、孔子学院、新丝绸之路大学联盟、中亚学院等平台,与中亚各国互办“旅行年”“文化年”“文化日”等,增强与中亚国家社会各范围、各界别与各品位的交往与交流。为了让中亚国家进一步理解中国社会与文化,中国还在中亚各国建立中国文化核心,拉近与当地民众的心理距离。此外,地方层面的联系也日趋活跃,如陕西、山东等地近些年辨别同中亚国家省市树立了相应级别的友城关系。

其次,世界主要大国跟国际组织基于各自的利益与地区战略考虑,提出了一系列旨在通过中亚地区联通欧亚大陆的一体化规划。其中,比较存在影响力的构想有美国“新丝绸之路”策略、欧盟“欧洲―高加索―亚洲国际运输走廊”、日本“丝绸之路外交”战略、韩国“丝绸之路快速铁路”构想跟俄罗斯“欧亚经济同盟”等。这些构想使中亚各国在发展空间上产生了“地图式的着急”(Cartographic Anxiety),在自我定位与发展方向决定上左支右绌。就结果而言,中亚国家确切从大国踊跃加入中亚事务中受益无限,大国之间的良性竞争和必要协调也有助于坚持该地域的牢固。不过,需要关注某些西方国家以排他方式整合中亚地区的盘算。如美国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策略”致力于排斥俄罗斯、中国与伊朗在中亚地区的影响,这不仅有损该地区的稳固,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资源浪费。

促进中亚国家进一步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面临的挑战

第二,进一步推动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安全合作。诚然“一带一路”建设的经济含意突出,但其保险含意同样不容忽视。上合组织是中亚地区不可或缺的安全合作机制,实现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建设对接,是促进中亚地区平平稳定、为“一带一路”建设保驾护航的有效途径。2018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为此指明了方向,要全面落实好相关精神,切实促进成员国之间的安全合作。

中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的位置

 

(责编:袁昕(实习生)、杨牧)

第一,在政策沟通方面,中国与中亚国家积极对接经济发展战略,协调法律法规,并通过制定区域合作计划和具体落实措施等,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提供各层面的政策保障。如在国家层面,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乌兹别克斯坦“福利与繁荣年”规划、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稳定发展战略”、塔吉克斯坦“能源交通粮食”三大战略及土库曼斯坦建设“强盛幸福时代”发展战略,均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实现了国家层面的有效对接。在地区层面,2015年5月,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了《中华公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名》,为推动两者对接注入了强劲能源。除此之外,借助“丝绸之路经济带”实行之机,中国与中亚各国在经贸、科技、环保、农业与人文交流等各领域合作均取得了切实进展,相关法律法规一直完美。与此同时,中亚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充分运用上合组织、中亚区域经济合作组织、亚欧会议等既有机制与平台增信释疑、汇聚共识,在政策沟通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通过制订合作纲要、激活机制平台、完善法律法规与搭建论坛等多种途径,中亚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政策沟通方面取得长足进展。

第二,中亚具备非常重要的战略意思,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优先区域。中亚是中国周边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是上海配合组织(下称“上合组织”)的核心区域,也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通衢。早在“一带一路”提倡提出之前,中国就与中亚国家在打造命运共同体方面做了很多探索。作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平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预期实现的目标,应是推进中亚国家之间及周边国家构建地区命运奇特体。从这一视角来看,中亚地区无疑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极佳实际场域,承载着中国参与构建人类福气共同体、周边运气独特体和上合组织命运共同体的三重使命。因此,该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成败,将对上合组织发展、中国周边外交、向西开放与中国西北边疆保险等产生直接且深远的影响。

第一,晋升中亚国家政府、民间等各个层面对中国和“一带一路”倡议的认同和支撑。一是在相关项目建设中跟踪中亚国家个别大众的所思所想,使项目建设不与当地民众的亲自利益产生重大抵触,以削弱或者消除中亚五国部分民众的负面意识和影响;二是充足关照各国在身份构建上的独特性,通过各种形式的公共外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培育共同的社会心理基础和较高水平的地区认同;三是翻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相关话语体系,向外界更加明白、有效地宣传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与文化政策。

基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已获得的功效和仍面临的挑衅,将来在中亚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仍需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中亚位于欧亚大陆联合部,在历史上曾是货色方文明交换合作的重要通道,是东进西出和南下北上的必经之地,被地缘政治学家称为“世界历史的地理枢纽”。由于特殊的地缘地位,中亚地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居于不可替换的重要地位,堪称“通”中之重。正因如此,中亚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功能关乎中国国际形象的塑造,同时将对其余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产生示范效应。

本文转自《当代世界》总第447期

第三,在贸易畅通方面,自“一带一路”倡导履行以来,中国与中亚国家成为重要的贸易错误,贸易接洽日益周密,贸易总额连续增加,各领域合作始终深刻。2017年,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总额较2016年的300.47亿美元大幅提升,达359.81亿美元。其中,中哈双边贸易额为180亿美元,中吉54.48亿美元,中塔13.7亿美元,中乌42.2亿美元,中土69.43亿美元。通过积极参与双边与多边经贸合作,中亚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贸易额增添最快的地区之一。

除上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地区面临的挑战外,还有一些如中亚国家的政局变革、国际格局的调解与演变、各国经济发展局势的趋势等因素,同样可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中亚地区的推进产生影响。对这些挑战,有必要予以关注并深入研究,防患未然,为顺利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奠定基础,切实保障中亚国家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有失掉感。

整体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已在中亚全方位开展,中亚各国均将“丝绸之路经济带”视为本国和地区发展的重要机会。对中亚各国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无疑使其在参与过程中不同程度受益。对地区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新的地区合作情势使中亚国家形成了更加严密的互利合作局面。对中国而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不仅可助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基础,而且必定程度上缓解了中亚国家以往对中国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用意的猜疑。

第二,在设施联通方面,包含公路、铁路、航空、港口、隧道、管道及与之配套的物流基地、物流园等一批重点名目相继实现或落地。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2014年5月中哈物流基地在连云港启动经营,这使哈萨克斯坦乃至中亚物流第一次正式取得通向太平洋的出海口。2014年6月,中国―中亚自然气管道C线建成并通气投产,D线正在建设中,全体管道工程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最长的跨国天然气管道。此外,中吉乌国际道路货运2018年2月正式通车,据乌方猜想,该线路将使每吨货物运费较此前减少300―500美元。“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陆港货物吞吐量日益回升,实现了中国沿海商品与中亚、欧洲之间的联通。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优先发展领域,中亚地区设施联通的快捷发展为该地区“丝绸之路经济带”其余方面的建设起到了示范作用。

第一,中亚特殊的地缘位置使该地区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互联互通的中心区。从货色方向来看,中亚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北线(中国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和中线(中国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的交汇点。从南北方向来看,中亚不仅是中蒙俄经济走廊与中巴经济走廊的枢纽地带,而且经中亚、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连接印度洋,可能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贯通,进而实现“一带一路”建设海陆联动发展。除特殊的地舆地位外,该地区还存在矿产资源富集、农牧业较为发达、平安环境复杂及民族宗教多元等特色。因而,做好“政策沟通、设施联通、商业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是增进中亚踊跃参加“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基础。

第三,在保障中亚国度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整体获益的基本上,尽力避免“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特别是跨国项目建设可能加剧中亚国家间既有的利益抵触或发生新好处抵牾的危险。为此,中国须要在跨国名目建设前与各方进行充分沟通与周密打算,并在建设中更加谨慎行事。


友情链接:
www.8381122.com,传奇特码论坛,877004.com,977004.com,香港马会开奖神算,手机开奖,手机开奖现场开奖结果,手机开奖74499最快。